一个中医世家与民间医生的不解之缘

2019-04-11 16:04
福宁堂
阅读:
       

      事情背景:

     
      李女士出生于一个中医家庭,其母亲是一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高级医学专家,在当前中医衰西医盛的背景下,患者求医往往更倾向于西医,面对母亲遭受病魔折磨时,李女士也难于抉择,最终选择西医,遗憾的是西医没有挽救其母亲的生命,在后来对其父亲的治疗上,李女士做出大胆的决定相信民间中医,在陈医生的治疗下,其父亲10余年的老病得到明显好转。

       病人家属陈述抉择过程:

       我是一名中医医生,与陈大夫初识于2013年,他当时希望在我工作的医院合作,抗癌治癌的中药课题采集病例资料,但医院没有同意。没有想到的是,不久之后我们再次联系,却是因为我的家人。

       我的母亲也是一位中医医生,在北京一家知名医院中医科担任主任,从医四十年,为中医奉献了一辈子。2013年11月,她被查出肝门占位,尺寸1.8厘米,2周后发展到2.8厘米。我们去了北京的多家医院,希望找到最好的治疗方法,但多家医院的治疗方案及结果都是一样:手术有点难,预后效果差。2014年2月,母亲在北京301医院做了微创消融术,但病情没有得到控制, 2014年6月复查时发现已有癌栓,且无法进行微创治疗。6月底,她住进北京佑安医院,接受了2次介入,2次消融。但术后病情并没有得到控制,9月开始腹水,10 月出现黄疸,于2014年12月27日病逝。



       在这期间,陈大夫曾多次劝说我的母亲使用他的药物进行治疗。可是对于一位多年从事中医临床,享受国务院津贴的高级医学专家,她无法接受一位民间老中医的治疗,那样将颠覆她一辈子的追求,她做不到。而我在当时也是反对的,并不相信他的药物真的有用,还是更倾向于西医治疗。遗憾的是,现代中西医结合并没有挽回我母亲的生命。

       在母亲去世后,父亲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,他患丙肝已有10余年时间。2015年3月,他在检查身体时被发现甲胎指标高,7月B超检查示肝部占位3.9*3.9厘米。当时我就崩溃了。这可怎么办?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好,无法采取如介入、微创、放化疗等西医治疗方法。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煎熬。在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之后,我最终决定向陈大夫求助。



       再次见到陈大夫,我被他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埋怨我为何不多劝劝母亲使用他的药物进行治疗。也许是缘分把我又推到了陈大夫面前。2015年8月,陈大夫给我的父亲开了第一个疗程的药,在服用一个月以后,B超检查占位缩小为3.2*3.0厘米,甲胎指标下降,肝功能、血常规等指标好转。现在服药4个月,病情已明显好转。我真后悔当时没有让母亲及时接受陈大夫的治疗。然而世上没有“如果”,现在我只能祈祷父亲早日康复。
 


联系我们
电话: 0311-88955595
客服微信:
13138089195
公众号:

funingw@qq.com

Email: 38297180@qq.com